民间慈善在风雨中成长

延津广播电视网 林超 2019-12-30 10:17:00
浏览
  近日,西华县迟营乡东方希望小学的孩子们穿上了新棉衣,背上了新书包。社会爱心人士向西华县团委捐赠120万元,为孩子们送去了“温暖冬天”的棉衣、书包100套。 
    记者 翁韬 
    近年来,民间慈善迅速觉醒,慈善不再是富人和大企业的专利,很多个人和民间组织积极投身到慈善公益事业中。但在平民慈善风生水起、蓬勃发展的同时,我们也冷静地发现,社会资源倾注不够、自身发展乏力等都是制约民间慈善发展的瓶颈因素。 
    仅有热情还远远不够 
    1月24日,郑州市大学路一处院落里,“阳光之家”盲人按摩中心的招牌并不起眼。负责人关骊在招呼着客人,同时,她还时不时训导一条黑色的拉布拉多犬几句。 
    关骊的另一个身份是郑州爱心导盲犬中心的发起人,在她的手中诞生了河南省最早一批的四只导盲犬。作为河南最早投身导盲犬训练的机构发起人,关骊以一己之力撑起了导盲犬的发展,而几年下来她几乎将之前做生意挣下的家底花了个精光。 
    “开这个小盲人按摩院,也是为了能够有一点收入,补贴导盲犬事业的发展。”关骊无奈地说。 
    像关骊这样凭借一腔热血投身公益,发展到一定程度后,道路越走越窄的不在少数。在河南省慈善总会宣传策划部部长高卉看来,这种自筹资金做慈善的行为,道德上值得称许,但实际上很难实现可持续发展。 
    “慈善听起来很感性,有一腔热血就能做,其实不然,慈善事业背后需要大量精细化的工作。”高卉说。 
    在高卉的理解中,民间慈善的发展需要社会外部资源的聚合和组织自身项目管理形成合力。如果社会整体的慈善氛围不浓,各种社会资源就不会向这些组织靠拢;如果民间慈善组织在项目设计、管理上不够精细、科学的话,也很难吸引到社会资源的青睐。 
    “某种意义上讲,这两个因素是相互制约、互为因果的。”高卉说。 
学会借力社会资源 
    “没想到短短一个多月,竟然能募捐到6万块钱。”每天登录腾讯网公益频道,点开乐捐网页查查捐助款额,几乎成了“网络门外汉”关骊最近必做的功课。 
    一个多月前,腾讯公益频道的人主动联系了关骊,推荐她的导盲犬项目上腾讯公益首页,对电脑并不在行的关骊,懵懵懂懂地点头同意了,而让她没想到的是“网络的力量竟然这么大。” 
    “刚上首页的几天,别人告诉我捐助一天增长几千块,最多的时候一天募捐增加一万元。”关骊告诉记者。 
    在高卉看来,这些年,民间公益有很多社会资源涌入,但是像关骊这样的“细小支流”处在公益生态链的底端,并不见得能及时得到资源注入。因此,学会如何借力更广阔的社会资源,对接各类慈善基金会,同时掌握“大众筹资”的方法和技巧,是民间慈善组织发起人应该学会的必修课。 
    以全国知名的免费午餐组织为例,他们把三块钱可以帮助贫困孩子吃上一顿热腾腾的午饭为切入点,降低了慈善的门槛,赢得了广大网友的支持。而且项目做得非常精细化、标准化,形成了良好的互动,最终在全国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力。 
    与很多国内比较知名的民间慈善组织相比,河南的民间慈善更多地依赖发起人自己的资金投入,借力社会资源成功的案例不多。 
    因此,高卉建议民间慈善组织一定要走出去,思路打开,首先学会多方寻找资源,眼光不要光看本省的社会资源,可以放眼全国,主动跟国内关注民间公益人士和民间公益组织的基金会或项目方对接,争取更多的社会资源。 
而在省内,为了主动对接民间慈善组织,河南省慈善总会也在全国慈善系统中率先发起了公益创投大赛、公益伙伴计划等助力民间公益发展的项目和活动。从2011年开始,他们通过公益创投大赛收集到省内好的民间慈善项目,从中筛选出精品,提供项目资金扶持和培训支持。2014年的公益创投大赛,共帮扶10家民间组织的相关项目,投入资金近50万元。其中就包括关骊的爱心导盲犬中心。 
    “想把一个慈善项目做活,要根据科学的调研,把受助人、捐助人双方的需要结合好,项目设计好,形成资源的有效配置。”高卉说,“因此,慈善总会不光是投入资金,更重要的是,从前期的方案申报开始就派驻有经验的项目导师指导,把控项目走向。”     
  做好事情 讲好故事    
   2014年11月,上海民企慈善家杨海成功地拿到了以他名字命名的民间慈善组织——杨海互助中心的资质证书。   
作为一个退伍军人的他一直想为残疾儿童体做点什么。他倡导“残疾人不能光向社会伸手,残疾人组织也得有自身造血功能。”组织成立之初,就一直坚持这样的理念。2017年,杨海旗下的统帅装饰捐资100万元联合上海巨海成杰公益基金会,建成绵阳市木座藏族乡巨海统帅希望小学;2019年12月1日,在杨海的主导下,统帅装饰集团出资1000万元与安徽本土企业共同牵头发起了桐城市文化教育发展基金会,以实际行动再为家乡文教事业的发展做出贡献。为表彰杨海为公益事业做出的贡献,他多次被授予“上海市家装行业慈善之星”。   
新乡的关爱服刑人员子女的民间慈善组织“太阳村”,其北京总部的发起人20年前就开始依靠自身努力实现正常运营的慈善实验。他们借助爱心人士在北京无偿捐助的土地种草莓,把草莓附加上一个符号价值,做成“爱心”草莓项目在超市出售,取得了良好的捐赠受益。这也成了中国民间慈善的一个经典案例。 “微信”、“微博”、“募捐平台”、“众筹”,采访中,这些很“潮”的网络热词,不时从关骊的嘴里蹦出来。本来是“网盲”的她,正在筹划找年轻的志愿者,将爱心导盲犬中心自己的网络宣传平台建立起来,把自己的项目理念传播出去。    
“民间慈善组织要多从组织自身做起,增加自身造血功能。做好事情,讲好故事。”高卉说,“在这样一个自媒体的时代,声音够美好,是能够让很多人都听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