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汽混改之路不平坦,房车生活家杨松柏松柏引争议

懂车帝 赵仓唐 2022-01-14 13:41
浏览

2021年9月,上汽商用车板块负责人、集团副总裁蓝青松公开透露希望“十四五”期间推动两家子公司IPO,一家是上汽集团新成立商用车智能驾驶科创公司——上海友道智途科技公司,另一家便是“房车生活家科技有限公司”。

关于房车生活家的负面新闻从这家公司的总经理杨松柏上任起就没有停止过,最近的一条是2021年9月,一篇题为“上汽大通房车游全线溃败,GMV造假被曝光!”的举报文章在业界疯传,悠豆亲子户外服务(深圳)有限公司法人杨正东独家实名曝料,称上汽集团旗下子公司房车生活家,以杨松柏为首的管理团队,利用上汽集团旗下子公司房车租赁资源与合作商做置换,要求合作商用充虚假流水的方式,满足其团队营业额业绩,虚假刷单额达2500万,据内部爆料,这才是所有被逼刷单的渠道商中的一家。

就在2021年12月9日,房车生活家科技有限公司的员工持股平台——溧阳翱鹰商务咨询合作企业完成了最新的工商注册登记。杨松柏等27人以自然人入股该公司,至此在股权上,杨松柏将自己及主要人马与上汽捆绑,至于一上任就说可以带来外部融资,到现在谈了几年也并无动静。

2021年9月16日,来自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的消息显示,房车生活家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房车生活家(上海)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以及房车生活家(海南)出行科技有限公司、房车生活家(福建)出行服务有限公司、上海爱为途篝汽车租赁服务有限公司等4家公司以1.250100万元的交易价格完成100%股权转让。而根据文书正文披露出来的房车生活家(上海)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经营状况亦不乐观,截止今年3月31日,该公司营业收入仅为148.5万,同时亏损约177.2万元,负债总计约494.1万元。至于房车生活家科技有限公司据不公开信息,每年亏损在1亿元以上,全年房车平均出租率低于30%,年租车订单不到万单。

除经营业绩外,房车生活家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杨松柏的个人作风、领导力、管理能力也长期受到上汽集团、上汽大通部分领导以及内部员工的质疑,这样的领导能否带领公司走向融资上市成为很多的人疑问。以下为相关渠道人士采访整理。

引入“希望”

时间回到2019年盛夏,上海杨松柏浦区军工路2500号上汽大通园区内一则小道消息开始流传,大通旗下的上汽大通房车科技有限公司即将换帅,即将到任的新CEO是原途牛网的杨松柏。不久,杨松柏便先以高级顾问的身份从南京到大通上任。彼时,杨松柏从途牛离任创业失败已大半年,跟着他出来创业的原班人马大多处于待业状态。对于杨松柏来说,大通的这次机会是重整队伍再出江湖的完美机会。上汽集团副总裁蓝青松对于已经连续2年持续亏损的房车业务正头疼不已,杨松柏的出现让他决定在其分管的商用车事业部板块首次启用一个“外来和尚”做CEO,蓝青松希望把房车游做成一个互联网平台,而杨松柏的出现给他蓝看到了希望,旅游OTA(在线旅游)的背景让杨松柏加分不少,作为主机厂的人可能也并不知道在旅游行业,途牛几乎是全行业诟病的三流(LiuMang)互联网OTA。

组织架构调整

对传统国企的改革一定是艰难的,杨松柏就是蓝引入的一条鲶鱼,授予杨松柏充分信任,在人事、财务、业务方面的授予最高权限,希望能掀起新的浪花。此时,很多真正想做事的员工也期待新的领导能将公司引向新的方向。然而,事与愿违,杨松柏首先要开始的就是组织架构调整(QingXi),把总部核心中层调派到区域,如西安、武汉、北京、海南、南京等,内部也叫“发配”,不去就自己离职,或调到大通园区8号楼一楼,被内部员工称为的“冷宫”打杂。诚然,这也是空降兵常用的手段,可不低调的杨松柏把这些“潜规则”都摆在了桌面上,在2020年4月爆出的“十宗罪”举报信中就列举了杨松柏在公开会议上的言论,“你们不走我的人怎么进来?”。对于逼也不走的,最简单方法就是赔钱解除协议,毕竟赔款不需要从自己腰包出。

业务造假成为常态

在网上传出GMV传出造假新闻之前,让内部员工在飞猪店刷单都是公开的操作。杨松柏给集团画了“大饼”,而一个谎言需要更多的谎言去圆。而杨松柏很清楚这些经营指标是不可能完成的,造假变成了唯一途径。据内部爆料,2021年年度指标是1.2亿租车收入和1.8亿房车旅游产品收入。对于这一指标对于非旅游业人士可能不太理解,1.2亿租车收入是把房车按天通过B端渠道和C端平台租出去的收入,1.8亿房车旅游产品是指房车公司自己的旅行社——房车生活家(上海)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将房车包装成XX日游的旅游产品直销或分销的收入,这也是最能体现其在旅游行业优势、自己业绩的部分。毕竟租车收入,类似现在各大主机厂的“出行”公司或现有神州、一嗨的租车业务,本来就是主机厂自己可以干的事。“造假”事件在集团调查组进行调查后并无后续,在杨松柏看来这都是互联网公司摆在桌面上的事。实际上,杨松柏也是将刷假流水作为正常工作指标压到业务部门,只是悠豆被霸凌,自己支付的资金迟迟未能回款被逼无奈进行了实名举报。

后来还有内部爆料指出,杨松柏在区域广告投放等方面也存在“假竞标”、“假报销”的问题,涉款金额达百万级,不过此事尚未得到上汽集团调查确认。

PUA高压下狂妄

据离职员工反馈,杨松柏为这家国企带来的另一管理风格就是PUA,他自认为是互联网行业的宝贵文化。也许人一旦缺乏自信就会多疑、焦虑,担心有人反对,这种压抑情绪一直弥漫在8号楼,许多员工反馈为“上班如上坟”,有的员工在三楼都能听到杨松柏在一楼破口大骂。有员工家属患绝症也不批假,用旷工逼其辞职,导致患上抑郁症。

杨松柏想要的是欣赏他“人格魅力”的追随者、仰望者。狂妄自大、唯我独尊的杨松柏最大的喜好就是通过打压别人、抬高自己,他经常说的就是“我99.9%的决策都是对的,想追随我的人不止千人”,在某次全国干部溧阳聚餐上,蓝委派指导工作的集团某领导参加,在该领导酒多先走后,杨松柏放言“尊重他是个领导,其实屁都不是”,这种“普信”让在场所有人目瞪口呆。而事实是,他的99.9%正确在云南市场、传统旅行社渠道开发、营地、互联网平台建设均已失败而收场,背锅被骂的总是下属。如果有1%的事做对了,杨松柏便主要强调都是他的决策正确,你们都是猪脑子。“价值观”是他给有不同见解的人套帽子的工具,无论大事小事,都要和他价值观一致,同一语境,当然也包括“造假”。

杨松柏擅长“洞察”人性,凡事先“对人不对事”。他很喜欢掌握员工的隐私(不禁想起今年阿里的年会丑闻),比如家庭、婚姻、学历、经济、工作背景、年龄等,并从中找出可以控制的要害点以突出他的“好”,比如“你这种学历在其他地方哪里找工作,你到这个年龄了没人要的也就在我这里干”,

如果遇到一点小事不满意,便会歇斯底里的辱骂,也不是对“事”而是尽其所能对人格进行侮辱,这种打击、控制、精神暴力的目的是让你失去反抗意识从而失去自我人格,甘心被奴役、辱骂、被发泄。

股权绑定 上汽集团被忽悠了吗?

杨松柏给蓝青松画了一个房车独立融资上市的大饼,而这也是蓝希望的布局。杨松柏来大通之后便在推动忽悠房车生活家独立,对于上汽大通汽车来说,“房车出行”是个亏损的烂摊子,也早就想甩掉,房车生活家跟大通买车也可以冲销量;对于杨松柏来说,也想独立不受大通现有体制管束,可以说两厢情愿。终于在2020年10月独立,在常州溧阳成立“房车生活家科技有限公司”,蓝青松为法人代表。溧阳政府的江苏中关村科技产业园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出资1亿入股。自此,房车生活家的总部落户在溧阳,同时在上海、南京设有办公室,上海的办公室从上汽大通园区搬出,对于杨松柏来说,最痛恨的大通员工班车没有了。

为保障自己的权益,“溧阳翱鹰商务咨询合作企业”作为员工持股平台由杨松柏及中高层员工入股,对于上汽而言,已被杨松柏彻底捆绑,无论最后是否有融资或是公司亏损上汽继续注资、撤换团队回收股份对杨松柏来说都是百利无一害,但对上汽而言未来将是进退二难。至于2021年房车生活家的年报即将发布,业绩能否支撑后续的融资上市,我们拭目以待。